淘宝充值
 
网站首页 >> 纪念文章 >> 儿子,如何才能唤醒公平正义“这两条熟睡的巨龙”?

儿子,如何才能唤醒公平正义“这两条熟睡的巨龙”?

字号显示:     2020-02-18 来源:西风夏雨

政府管控闯大祸,谋杀儿子甩黑锅。推诿塞责错上错,失独母亲哪来过?儿逝两春节了,政府甩锅。天使在哭泣,杀人须偿命! 寒风瑟瑟雪花吹,权力压正邪恶坠。小年已去大年追,日复一日去难回。违法管控儿丧命,青春年少一堆灰。失独母亲心已碎,凶手得意心不愧。不忘初心别装睡,牢记使命要知悔。抬头问天双膝跪,公平正义何时归? 儿子,每每你问我:“还要多久能忙完上访的事,赶紧带我去做开颅手术,然后去复学……”,我无言以对,一直只能回你:“快了”,可我心急如焚,无能为力……2017年2月我就被定为“重点上访人员”,2017年5月开始我就无法正常进入政府给相关部门递交带儿子去内地做开颅手术的出疆报告了,2018年3年7日我将出疆报告和复查报告费尽周折一同递给政府办茹主任,话还没有说完就被xx保安夺过下赶出政府大楼,信访局局长姚涛每天派人在政府值班严控我进入市政府递交所有出疆报告和按信访规定递交的复查报告等所有资料,后来红桥办事处政法克尤木书记几次派办事处司法所王所长带我进入政府办将出疆报告和复查报告政府办茹主任和法制办。信访局局长姚涛和法制办库尔班2018年5月26、27日两次在信访局会议室见面胁迫我改复查报告的日期时说:“不改就不受理我的复查报告”,无奈2018年6月15日在市政府法制办库儿班办公室将2018年3月7日的复查报告改成了2018年5月4日,库尔班才给我出具了2018年5月9日法制办的复查报告受理单。我带儿子做开颅手术的出疆报告从2017年开始出疆报告从社区―办事处―市总工会―地市两级民政局―地市两级信访局―地市两级人社局―地市两级公安局―地市两级政法委―地市两级纪检委―地市两级政府……递给所有部门的出疆报告全部石沉大海没有领导批准我出疆,各部门领导相互推诿就是不让我带儿子出疆去内地做开颅手术。 儿子你2018年5月住院时红桥社区书记王桂东、民政局驻红桥社区工作队书记牛凌等要了学校老师的电话,后来你住院了,我哭着告诉所有部门你的病情再次提出出疆,没有人相信,牛凌又向我要了长沙市中心医院主治医生的电话,向医生询问了你的病情,仍然无理的要求我向医院要诊断证明,明明是出院才能给病人的诊断证明,非要一入院就要远在新疆的家长向长沙市中心医院各个部门隔空哭诉央求索要诊断证明,证明来了还是没有同意我出疆,仍然继续给你和我做工作让回新疆治病,就连你急性“肾衰竭”报病危时,民政局工作队队长牛凌要了你住院时主治医师生的电话,也没有允许妈妈去长沙照顾你。她们让你独自从长沙回来,又独自去内地治病、复学,当你刚到长沙的不几天,2018年10月20日长沙警方就传了你的死讯。你走了,你带着所有尘世间的纷纷扰扰,也带走了妈妈所有的期盼。你紧握的双拳,卷曲的身体,被疾病折磨变形的脸……让人痛下决心:“杀人偿命,血债血还”。就是有这样一帮人浮于事、不作为、乱作为、官僚主义各职能部门的权利人,让你独自去内地做开颅手术无人监管,把你推进了地狱的大门,逼死了你!儿子,今天是小年,马上要过年了,从你离世到现在,政府各职能部门个个都理直气壮的把问题归结为“你的亡故是1.因为有病。2.因为我有要到北京去上访。所以政府各职能部门对我的管控没有错,让你一个人去内地治病无人监管身亡也没有错”,至始至终政府各职能部门没有一个人承认你的亡故,是他们的错,更没有对你和我表示过任何歉意,多么走心的公平正义啊! 2020年1月15日送来了迟到四十年外公的32.7万元工伤款,(原本从1979年工伤到现在,本应该四十年七十多万的工伤款,我们让了25年,只拿了十五年,扣发和欠发的工资、离休后的探亲路费都没补)这要感谢政府、市委潘书记和红桥办事处柴书记、以及所有帮助推动解决此事的各级领导,谢谢!原先答应给我们的正式工伤批复赶紧给我们,不要让我天天追要! 现在陈晓艳、赵拓男、陈俐丽的信访问题还没有着落,儿子,你在世的时候妈妈说很快就会让你看见好结果的。现在你已离世第二个新年了,妈妈又食言了,妈妈让你等的太久了……对不起!难道就只是作为母亲的我对不起我的儿子吗?管控不让我带儿子去做开颅手术的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的领导及责任人都问心无愧吗?你们谁对一个失独母亲及儿子说过:“对不起”? 陈晓艳15569057508 新疆阿克苏市西大街33号虹桥一区15号楼3单元501室​​​​

查看所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验证码: 验证码